新闻中心最新政务本地社会评论深度湖北国内国际财经教育军事科技
砷超标被判十倍赔偿 “极草纯粉片”终审仍败诉 孟京辉:生命被艺术充满,才是美的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视 正文 来源: x7do.cn 太仓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0-2-2

  近日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北京春天恩荣健康科技公司二审败诉法院维持原判。

  法院认定该公司销售的“极草5X冬虫夏草正品纯粉片”(简称“极草纯粉片”)砷含量超标且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命令停止生产经营后产品仍然进行销售消费者退一赔十的请求获得捧场。

  伴随着这场官司败诉“极草”原厂家“青海春天”也由此卷入风波之中。

  检测后砷含量超标4~7倍

  2016年5月25日消费者黄忠(化名)花4700元在淘宝网上购买了一盒“极草5X冬虫夏草正品纯粉片”产品的生产厂家显示为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简称“青海春天”)。

  之后黄忠从青海春天对股票投资人公告中找到一份国家食药监总局对青海春天26批次冬虫夏草纯粉片监测检验结果显示产品中每片砷含量超过6mg/kg。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保健食品〗有关规定保健食品中总砷限量值为1mg/kg。为此消费者黄忠将淘宝网卖家诉诸法庭主张退款退货并要求卖家支付十倍赔偿。

  在淘宝公司披露的信息中卖家为北京春天恩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春天恩荣”)。

  事实上有关青海春天生产的冬虫夏草纯粉片砷超标问题国家食药监总局已通过公函、公告等方式多次提示。

  据终审判决书信息国家食药监总局曾于2015年7月11日向青海省人民政府发布有关停止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冬虫夏草纯粉片作为试点产品的函。

  函件中表示青海春天未能解决试点产品砷含量超标的问题。食药监总局的理由则是基于上述进行的监测检验结果。结果显示无论是从生产企业还是流通环节取样的“极草”其中砷含量都超出国家安全标准4~7倍。因此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公函中要求自2015年10月15日起停止青海春天的极草产品试点生产与销售。

  2016年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又专门发布了一项消费提示。在组织进行了对多款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后发现砷含量为4.4~9.9mg/kg。因此提示消费者长期食用冬虫夏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基于上述理由法院一审判决结果为要求淘宝卖家——春天恩荣公司退还消费者货款4700元并支付十倍赔偿金47000元。

  上诉后终审再次落败

  一审败诉后北京春天恩荣公司因不服结果上诉。

  在二审中北京春天恩荣公司提出了两个理由一是“极草”属于创新试点产品不属于食药监管的药品、食品或保健食品不应该以保健食品的法规来规范;二是提交了两份检测报告证明北京春天恩荣公司销售的产品是合格产品。

  二审判决书对这两点逐一进行了辨析认为2016年3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有关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由此可见涉案产品从试点开始就是作为保健食品进行管理的应当属于保健食品范畴。

  对于第二点内容判决书中认为北京春天恩荣提交的检测报告中并无砷含量的检测而北京春天恩荣在淘宝网上所售卖的“极草5X冬虫夏草正品纯粉片” 生产厂家显示为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青海春天)国家食药监总局文件已明确青海春天生产的冬虫夏草纯粉片砷含量超标青海春天之后也因该原因被停止产品试点且涉案产品的销售是在总局发出停止试点工作两个月后属于明知应停止生产经营而仍然进行销售。

  在终审中法院驳回了北京春天恩荣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仍可查到极草纯粉片销售信息

  2018年1月3日青海春天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北京春天恩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非青海春天授权代理商涉事产品未经证实为青海春天产品并称从未授权代理商通过网络渠道销售过产品。

  据了解北京春天恩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8日由“北京理想腾飞商贸有限公司”更至现名与青海春天及控股股东公司名称高度相仿。但根据天眼查等企业信息搜索未显示青海春天与北京春天恩荣公司之间相互关系。

  但从北京三中院的判决书中产品生产厂家一栏明确显示为青海春天公司法院判决的依据也基于国家药监总局对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的检测与监管信息。

  2016年2月26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有关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含冬虫夏草的保健食品相关申报审批工作按〖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执行未经批准不得生产与销售。这意味着青海春天的“极草纯粉片”不能再生产、销售。

  不过记者检查发现已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的“极草纯粉片”更换厂家与生产产地后仍然在销售。在名为极草5X冬虫夏草官方网站中提供有一个销售电话。记者拨打该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青海春天公司已将极草含片的专利技术以及商标品牌授权给澳门复一堂现在唯一的销售地址在澳门复一堂官网线下实体店面中只提供服务咨询。

  该工作人员强调虽然生产厂家与原产地更换了但商标品牌、含片规格、价格、专利技术跟青海春天生产的完全一样。购买者可在网上下单由澳门复一堂直接发货。

  2017年8月21日经认证的“极草”微信公众号也发布了“有关极草品牌商标及专利授权澳门复一堂的公告”。

  根据东方财富网信息2017年6月青海春天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已向国家食药监总局受理机构申报六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保健食品正在审批过程中。(记者 徐瑶)

孟京辉:生命被艺术充满才是美的/

  10月的江南细雨绵绵孟京辉向老舍致敬的戏剧〖茶馆〗在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上开始了全球首演一部中国现实主义的经典杰作碰撞“后现代剧场”的抽象艺术风格。

  作为中国当代戏剧领军人物之一孟京辉近几年来的艺术思考或许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面对新一代青年观众时有关继承与创新、东方与西方关系的思考。

  艺术必须拥有诗意的能量不然它就不是艺术

  孟京辉在戏剧节里的工作室坐落在小桥流水之间。木格子的窗扉外江南美景如画烟波渺渺而屋子里工作人员人来人往一片忙碌。此时差距〖茶馆〗首演已经过了2天外界评价纷纷扰扰。

  对于这部戏剧有观众表示懵看不懂;有观众十分激动分析剧中的各种类比、隐喻头头是道。当然也有年轻的戏剧迷仅仅因为孟京辉的号召力而来在似懂非懂之间经历一场艺术审美熏陶。

  孟京辉本人显然已经忙得脚不着地像影子一般来回在工作室穿梭。到了采访时他特地挑了一个近80平方米的排练厅四周空无一物角落里临时摆放了一桌两椅。关门、坐下世界顿时安静一如他平静的内心。

  解放周末:您在〖茶馆〗的舞台上把传统的茶馆场景换成了一个摩天轮。圆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符号可以联想很多比如循环轮回、周而复始……每个观众都有自我的解读。而您作为创作者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摩天轮呢?

  孟京辉:在摩天轮之前还有10个方案再之前我心中可能有100个方案最后一点点筛选直到选出了摩天轮。它很幸运排练的时候大家都愿意把能量放在这个大轮子上于是就是它了。

  解放周末:也因为您一贯的抽象性〖茶馆〗首演以后专业观众评价不错而普通观众褒贬不一。

  孟京辉:对于抽象的提炼与表达观众可以有无数解读。比如首演结束后黄磊讲了1个多小时他的观后感把一些观众说哭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释义与评价艺术没有标准答案。

  解放周末:有人认为您创造了当代中国戏剧的独特类型不能简单用西方的“先锋派”来定义。您怎么看自我?

  孟京辉:我觉得自我的作品是中国当代戏剧里的一种。可以有一些特征来界定。

  首先从思想上它偏重思考。其次想象力与表现力上它高度形式化。只有高度形式化才能变具象为抽象。再者从姿态上讲始终保持自我拷问、问题意识。

  好的艺术作品一定是关心社会问题的但我的风格是不陷入社会问题的具体情境而是提炼出某些抽象思考指向人与人之间朴素的感情。

  艺术必须拥有诗意的能量不然它就不是艺术。所有这些特点加起来形成了我自我的风格。于是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孟京辉的戏剧知道今天的这版〖茶馆〗是我的不可能是林兆华的也不可能是赖声川、李建军的。

  解放周末:当下有一些实验戏剧有意无意地在模仿您的风格。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孟京辉:这样不好作品风格是每个人的个性。不能把它当回事不能学也学不来。假如市场上都是一种戏剧风格那就没意思了。

  你会记得一年前的今天手机里看了些什么吗?你只会记得一年前看的一部好电影、好剧

  孟京辉的〖琥珀〗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大家审美就是一堆狗屎。”他从没想过要满足男女老少所有人的口味。

  有一次演出结束一位观众举手提问:“刚才有人看到一半就走了您怎么看?”他一脸平静地回答:“走了就走了”。

  幸运的是这是一个欣赏个性的时代年轻人尤其如此。孟京辉没有迎合市场却反倒获得了相当一部分观众的心。

  解放周末:尽管您不强求观众但心里真的一点也不会失望吗?

  孟京辉:观众也得进步啊难道就我进步?

  我是个夜猫子每天早晨10点以后起床接着开始排练中午与别人交流下午创作晚上看书。我一直在学习在成长应酬很少日子过得很简单。

  观众每天在做什么呢?有一部分人每天的业余生活是吃喝玩乐这样有意思吗?人一辈子能吃多少东西能住多少间屋子?吃多了是在浪费地球上的资源。我进步你也进步。观众与我一起进步一起在艺术上对话、成长、思考这是我要的观众。

  解放周末:您读书带着一种成长的使命感吗?

  孟京辉:那也没有。只是不看书我难受。别人爱聊八卦我不爱听。为什么我们不能茶余饭后多聊聊艺术、文学、美学这些东西呢。

  有些人生活中没有手机难受晚上不看手机就睡不着觉。而我选择尽量少看手机。

  你会记得一年前的今天手机里看了些什么吗?大多数人都不记得琐碎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在浪费生命。但是你会记得一年前看的一部好电影、好剧。生命假如被这些艺术充满那才是美的。

  解放周末:最近在看什么书?

  孟京辉:我前一阵看了前南斯拉夫导演库斯图里卡的自传自传里他对电影的看法很有意思。

  解放周末:按理说这套东西您已经很熟悉了能带来的惊喜不多您觉得这本书哪里有意思呢?

  孟京辉:就好比我从来不认识库斯图里卡有一天他坐在我对面我问:你最近忙什么呢?他不说。再问:你那些作品在想什么呢?他还是不说。但看了他的自传就仿佛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他说了。我会恍然大悟哦原来他的这些作品背后是这样创作出来的。

  解放周末:电影是工业产品有投资就得有回报所以现在评价电影可以先区分是商业电影还是文艺片。戏剧也需要这样区分评价吗?

  孟京辉:区分开来比较好判断。戏剧也一样有很商业的比如搞笑的、无厘头的。我们属于商业与文艺两者之间吧能实现我们想表达的艺术同时也没有特别“象牙塔”。

  解放周末:那么您对中国戏剧当下的生态如何评价?

  孟京辉:我觉得总体向好。首先进剧场的都是年轻人。这次在乌镇戏剧节许多老外都很羡慕中国西方的戏剧观众年龄大了面临危机而我们大多还是年轻人。

  第二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基金愿意培育创作者年轻的创作团队一茬接一茬。

  第三各个艺术团队现在没那么大经济压力日子慢慢好过了。不过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很难说。

  解放周末:相比电影戏剧的受众毕竟小大多还是集中在一线城市。

  孟京辉:作品质量假如不好市场再大有什么用?

  你可以说电影更加复杂有些电影拍到后面导演可能不得不被资本、流量、明星、观众口味等牵着走。但是电影就应该有电影的样子。

  解放周末:几乎每个导演都有一个电影梦。您有没有想过去拍电影?

  孟京辉:曾经想过但细想觉得没劲就放弃了。

  解放周末:为什么?

  孟京辉:我拍给谁看呢?现在我的工作室一年大概有1000多场戏剧演出近44万人次来看我们的戏剧我觉得够了。

  一旦拍成电影就得有1000万人次观看。从40万到1000万增加900多万观众。我要多满足900多万观众的文化需求他们具备与我共同成长的艺术素质吗?不一定。那我要为他们改变自我的艺术风格吗?我不愿。

  而目前这40多万戏剧观众是我匹配的受众那就够了。

  无论别人怎么说我的戏剧本质上它还是与西方戏剧不同是中国当代戏剧

  每次孟京辉的戏剧演出后网络上就会留下一堆经典台词语录。比如“我现在是心满意足的疲倦还有点恰到好处的忧伤”“只有一样东西能让我们平等那就是痛苦”“我们常常怨念一生的短暂却也厌烦一天的漫长”……

  有戏剧迷说可以看不懂孟京辉的整出戏剧但是那些只言片语的台词会忽然击中心房。即便传统的〖思凡〗〖茶馆〗最终还是与当代人的情感、生活、心灵产生共鸣。这是传统富有魅力的当代转身。

  解放周末:听说您小时候不善表达是接触了戏剧以后慢慢变成“话痨”的?

  孟京辉:小时候确实比较害羞。后来做了戏剧发现需要与人沟通、合作有时候必须放大自我的感受让别人明白我的意图表达多了渐渐就克服害羞了。

  解放周末:您觉得有些思考与感受其实存在于内心不是语言能够描述清楚的?

  孟京辉:对我认为言不能尽意。有时候通过语言反而可以掩盖一些东西设置一些障碍。当然假如需要也可以通过语言破除一些障碍。

  解放周末:您的戏剧尽管许多改编自经典但台词总是特别击中当下。这种特有的语言思维与您从小内敛的性格有关吗?

  孟京辉:我也常听周围人说有些艺术性格、特质可以从小时候找到根源。但我自我看不出来。我小时候思维方式不是台词里的那样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孩偶尔调皮捣蛋。

  中国人对语言的认知很奇妙。我们提倡有时候话要少说有时候话要多说。戏剧得说话但沉默也是一种语言。如何把语言的联想、多义、力量充分发挥出来是一门很难表达的艺术。

  解放周末:舞台上的语言符号还有肢体、乐曲、舞美等等。

  孟京辉:戏剧有很多理论原来我也以为肢体语言等对戏剧的表达很重要。但是现在我看戏看多了觉得中国话、中国字表达出来的东西就很好我愿意在台词上保持一定的比例。我原本的专业是中文而不是导演所以更加能体会语言的规定性。

  解放周末:您是说语言有局限性?

  孟京辉:对特别局限。常常说出来以后发现哎我说得不对可能对方会误解我的意思。但这种误解有时候也很美。比如诗歌仿佛有一层迷雾。但假如拨开迷雾它像一座桥梁通过这座桥梁可以抵达另外一个如梦如幻的美学世界。

  即便传统的大白话听起来好像平淡但它们就像白开水一样也是需要的。

  解放周末:那么在艺术上怎样的语言交流您会感受到愉悦?

  孟京辉:质朴的交流才是最好的。我喜欢特别简单的交流。

  假设聚会中有人喝多了一股脑儿说太多的话把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会显得烦人还搅局。但有时候一句话不说别人又觉得你格格不入。恰当的时候说恰当的话很重要。而我自我现在更多地希望与观众、演员、合作的人交流时是简单的、质朴的。

  解放周末:能不能说您的艺术思维还是中国传统式的?

  孟京辉:我再怎么受到西方戏剧的影响我的青春、人生、思考、与他人的联系、自我认知都是在中国发生的。所以无论别人说我的戏剧是后现代的、先锋的、世界性的还是什么什么的但本质上它还是与西方戏剧不同是中国当代戏剧。

  这条路与这个创作的过程本身很美好结果可以不用那么在乎

  就在〖茶馆〗首演之前已经有人猜测可能有无数种方式来排演这部经典不管孟京辉选择哪一种都不会是老气横秋的。事实证明猜对了。

  孟京辉一直强调“老艺术家们无法超越”但还是要重新去排演经典。因为这是与伟大的作品、与中国文化进行对话的过程。

  而归根结底也是我们已经思考了无数次的当代难题:如何用当代的形式对传统进行诠释。

  解放周末:未来有一天您会不会再从抽象回归传统叙事呢?

  孟京辉:丝毫不会。抽象的思考对我更有吸引力。就好比假如你去问达利、毕加索他们会不会回到传统绘画他们一定回答:不会。

  现实主义与写实的表达对我个人而言缺乏一种爆炸式的轰鸣。人的一生没有太多时间有生之年还是选择自我更加感兴趣的创作道路吧。

  解放周末:简单的生活中您如何始终保持创作的灵感?

  孟京辉:复杂、丰富的生活也不一定带来思考的灵感。比如法国思想家蒙田隐居田园一辈子待在乡村却无损于他深刻的思考成为西方的思想巨匠。比如托尔斯泰也没有全世界旅行照样写出好的文学。

  解放周末:相对而言您还是跑了很多城市待在不同的地方对您有影响吗?

  孟京辉:我生活在北京但对杭州等南方文化特别有好感比较轻松闲散没那么紧绷。

  乌镇戏剧节比较奇怪它像一个梦一个乌托邦。举办了6年是我生命中特别柔软、可以彻底放松下来的地方。我在北京状态并不好特着急这事那事都来找我忙死了。但是在乌镇忙戏剧节的时候专业上的细节把控看似忙碌精神却是松弛的。

  解放周末:小镇上的戏剧演出与北上广等大城市里的剧场演出有本质不同吗?

  孟京辉:作为生产方来说没有不同。但观众的状态不一样。在大城市看完演出就散场了坐地铁的、开车的急急忙忙赶回家。但是在乌镇不是观众比我更松弛他们不用想着其他事情看完之后不着急回家在青石板路上晃晃悠悠喝点小酒细雨绵绵中撑把伞听水的声音慢慢回味。艺术的感觉久久不散多好啊观众可以更专注更沉浸。

  解放周末:到今年乌镇戏剧节已经第六届也有人担心“七年之痒”。有没有想过观众也会审美疲劳需要做点创新?

  孟京辉:踏踏实实做就行了。任何事情别着急。萨尔茨堡的戏剧节超过100年历史中国当下的戏剧节都还很年轻。我们做戏剧节志在长远至少得有三五十年才能在全球做出中国戏剧节的品牌影响力那又何必急着明年那点事急什么呢。

  解放周末:先锋派戏剧有人理解有人不理解。有没有想过创作之余做一些戏剧教育与普及让更多的观众理解当代戏剧?

  孟京辉:不理解没关系就这样吧。

  比如说〖茶馆〗中有我对老舍的一些思考有些深层次的内核是呼应的、沟通的有些是颠覆的。我找到自我朴实的状态用自我的方法来打通与观众的联系就满足了。

  作为一个创作者我有自我的艺术愿望有探寻未知的勇气不是为了让更多观众看懂而去创作不是为了一个目标结果而走艺术这条路。重要的是这条路与这个创作的过程本身很美好我在做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愉悦结果可以不用那么在乎。

  解放周末:过程中的愉悦具体指什么?

  孟京辉:仿佛与老舍先生作了一次深刻的对话自我在对话中成长了。

  而这种成长年轻时候就开始了。当然年轻时我不知道自我未来会做〖茶馆〗没想那么远只是一路不断思考慢慢探索直到现在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有了〖茶馆〗。

  从这个过程看你可以讲它是继承经典的但其中又有我自我一贯的风格与一路走来的思考。

  解放周末:您有设想过未来的人生阶段吗?

  孟京辉:完全没有现在的状态挺好。2年前我还不知道自我会排〖茶馆〗6年前我还不知道会在一个古镇做戏剧节。人生难以预料设想无用。能做我喜欢的、坚持的东西就很好。(龚丹韵)

成都活动策划 http://www.i-d.cn/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我是歌手2》:周笔畅要"崩溃"张宇和老婆吵架
对保障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新型保鲜库落户永兴岛
厄瓜多尔欲与中国合作生产武器 请中国帮造卫星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网站法律顾问
主管:太仓市新闻办公室
主办:太仓电视台 承办:湖北江汉明珠新媒体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43767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73455
版权为 太仓新闻网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